新版跑狗图2017年01期

人文地理 万里长空下有多少人在过着相似的生活?

时间:2019-10-29 12:2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,这句曾经十分流行的话,寥寥几字便描述出了现代人对诗和远方的向往,以及对广阔世界的好奇。 繁忙的生活,使我们认真看世界的时间变少,但这份对于未知的好奇却从未有过改变。每个人可能都曾想过,在世界的某个地方,那里的人在过着

  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,这句曾经十分流行的话,寥寥几字便描述出了现代人对诗和远方的向往,以及对广阔世界的好奇。

  繁忙的生活,使我们认真看世界的时间变少,但这份对于未知的好奇却从未有过改变。每个人可能都曾想过,在世界的某个地方,那里的人在过着怎样的生活,他们是否看过和我们相似的日出日落?

  你是否想过这样的画面:缅甸的翠色树影下,一位老人用手指牵动丝线,于是千里之外的中国,皮影戏上的小人随着丝线的牵引动了起来。“皮影戏”对于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,它是一种极古老的艺术,薄薄的皮影像上承载着厚重的历史。皮影戏起源于西汉,北宋时蓬勃发展。到了元代,皮影戏又随着军事远征和海陆交往,相继传入了波斯(伊朗)、阿拉伯、土耳其、暹罗(泰国)、缅甸、马来群岛、日本以及英、法、德、意、俄等亚欧各国。明朝时,明武宗正德戊辰三年(1508年)北京曾举办百戏大会,皮影戏参加了演出。从清军入关至清末民初,中国皮影戏艺术发展到了鼎盛时期。当时无论逢年过节、喜庆丰收、祈福拜神、嫁娶宴客、添丁祝寿,都少不了搭台唱皮影。连本戏要通宵达旦或连演十天半月不止,一个庙会可出现几个影班搭台对擂唱影,热闹非凡。

  与皮影戏相似,缅甸的木偶戏也是“上了年纪”的艺术。缅甸提线木偶戏又名“高戏”,缅甸有“戏剧源出于木偶”之说,这种艺术15世纪就已出现,一说从中国南部传入,一说贡榜王朝波道帕耶王时剧务大臣吴多首创。木偶戏中所用的偶人高约2英尺,牵线偶像,有动物、神仙及帝王将相等人物。初期仅有一白幕无道具,操纵木偶者和演唱者由两人分担,演出分三部分,首先表演开天辟地和动物舞蹈,其次表演宫中活动、王子公主相爱等,最后演佛本生故事或自编剧目。到16世纪的缅甸戏剧已形成独特风格,这一风格特色,与其高度发达的木偶戏有着密切的关系,也正是木偶戏促进了舞蹈的进步。

  一个在灯光下,一个在树影中,一个在中国,一个在缅甸。从木偶到皮影,不同的道具,相似的操作,牵丝提线间两个国度千百年的古老艺术吸引着孩子们的目光。毫无交集的两人,在这一刻,对手中操纵的小小人像却透出了同一种的认真,这大约就是“遥远的相似性”。

  2017年11月30日,喀什地区巴楚县牲畜巴扎货车上的毛驴。新疆喀什能清晰地看到古代丝绸之路的影子。喀什的牲畜巴扎(集市之意)又叫“活畜交易市场”,是维吾尔人交易牲畜的地方,交易形式多采取古老的袖易、握手定案的方式。这里保存了极其古老的牧区交易形式。

  2019年1月11日,孟加拉国巴里萨尔,水雾弥漫的加木纳河上,许多人在晨光熹微时划着小船来到“水上市场”赶集。

  不同的交易物品,不同的交易环境,同样古老的交易方式,赶集时相通的繁盛烟火气,满载而来,亦满载而归。

  高粱原产于非洲埃塞俄比亚高原,而以北非、印度和中国各地品系间的遗传距离推算,高粱约在950年前的辽宋时期经印度传入中国。千百年后,宜宾高粱丰收,农人晒红粱时,高粱烟花一般散落开来。

  2019年1月,中国援布隆迪杂交水稻示范田迎来新一季的丰收。早在2016年年底,这里就创下了非洲水稻的高产纪录,2018年3月此地培育的“川香优506”获得布隆迪政府认定,成为非洲率先获得国家颁证的中国杂交水稻品种。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推进,中国的杂交小麦、杂交水稻已走出国门,造福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。

  原产于非洲埃塞尔比亚高原的高粱,约在950年前的辽宋时期经印度传入中国;中国的杂交水稻,在21世纪远渡重洋,在非洲布隆迪的大地上获得了丰收。一来一回,一条路牵起奇妙的连线,不同的粮食种类,共享同一种满仓满谷的收获喜悦。

  洒红节在印度,尼泊尔,苏里南,圭亚那,特立尼达,英国,毛里求斯和斐济等地都是重要节日。在印度,洒红节又是印历的新年。洒红节原是庆祝春天,与创造和复始的行动有关,代表春分和谷物丰收。在洒红节节期,上至达官显贵,下至寻常百姓,载歌载舞,尽情地用五彩缤纷的颜色装扮起来,迎接春天的到来。到时候,印度人为了表示喜庆和祝福,会向人们身上泼洒五颜六色的颜料。

  “摸你黑”是佤语音译,意思是“这儿是我们追求的、我们所期待的,坚持下去吧,坚持到永久永久”。“摸你黑”取意于佤族民间用锅底灰、牛血、泥土涂抹在额头上以驱邪祈福求平安的习俗,参加狂欢的人们互相涂抹,相互祝福。

  不同的国度,不同的节日,同样的欢乐;不同的色彩,相似的祝福,同样的美好期待。

  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大约是中国人特有的浪漫——当一束月光笼罩下来,地点与时间便不再重要,几万里的长风与夜空,传递同一种情绪,人与人就这样被联系在了一起。缅甸的丝线,“牵起”中国的皮影;中国的水稻,带来非洲的丰收;广西的高跷撒网,“捕捉”斯里兰卡的游鱼;

  世界之美,美美与共。“文明因多样而交流,因交流而互鉴,因互鉴而发展。”一带一路沿线诸多国家和地区的人文风貌多姿多彩,而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土壤环境里,孕育了形态各异的人类文明,却彼此交相辉映、相得益彰,为人类文明的共同发展和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。文明的脚步在岁月蹉跎中繁衍生长,创造了无数璀璨的人类记忆,这些记忆被驼铃悠扬的商队捕捉,传播万里;被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勇敢者珍藏,一路闪光。

  10月11日,2019“一带一路”人文历史摄影展在故宫博物院开幕。此次摄影展由人民日报社主办,故宫博物院协办,人民日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、《国家人文历史》杂志社、人民日报一带一路文化中心共同承办。

 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,人民日报社总编辑庹震,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原会长陈昊苏,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、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,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张首映,中国文联党组成员、副主席、书记处书记李前光,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党组书记、常务副主席杭元祥等领导和嘉宾出席了开幕式。

  揭幕嘉宾(从左至右):李舸、都海江、李前光、庹震、陈至立、陈昊苏、王旭东、张首映、杭元祥、李舫、吕传俊

  通过照片这一直观的方式展现不同文明间丰富的地域文化,挖掘当地多彩的民族艺术,可以唤起人们对“一带一路”上各种富有特色的人文景观与现象的关注,从而促进不同文明间的相互理解和交流。而这正是人民日报社携手故宫博物院举办“一带一路”人文历史摄影展的宗旨。

  本次展览历时半年筹备,共收到投稿作品两万余幅,经过专家评审,从内容及形式等角度综合论证,精选出253幅以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和地区人文、历史、文化遗产等为拍摄主题的作品参与展览,既有职业摄影师的精品力作,也有许多摄影爱好者的旅拍瞬间。

  摄影展设置有长风万里、天涯比邻、心同理同、你好丝路、不止所见五大主题单元。其中,“长风万里”呈现众多古城遗址和历史文化名城的现状;“天涯比邻”展现多姿多彩、形态各异又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世界各地人文风貌;“心同理同”将目光拓展至人类文明发展领域,呈现互鉴、互助、互利的文明交流形式;“你好,丝路”为人物摄影单元,以超越国籍、种族、语言和肤色差异的瞬间,展现中国人民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人民的友好交流;“不止所见”是由“华为新影像大赛”选送的相关主题的手机摄影作品,反映了世界各地的摄影爱好者以全新表达方式开展的全球对话。

  此次展览的设计也颇有匠心,以“印象丝路”作为主题,提炼并使用“丝绸飘带”与“活字印刷”作为设计元素。柔美的“丝绸飘带”幻化为千山万水,用艺术化、抽象化的展示背景,呈现出“一带一路”的波澜壮阔;一幅幅摄影作品则如一个个“活字方块”组合在一起,象征着华夏文明对世界的贡献与影响。

  10月11日至27日,展览在故宫博物院慈宁宫花园东院向公众开放。本次展览不单独售票,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可免费参观。
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